卢浮宫展瓦萨里“然后《素描图册》就消失了……”

米开朗基罗的好友、文艺复兴时期艺术理论家乔尔乔·瓦萨里(Giorgio Vasari)编撰了首个基于历史逻辑的素描图册——Libro de disegni(图画书),这本图册在1568年出版的《艺苑名人传》(原书名《最优秀的画家、雕塑家和建筑师的生活》)第二版中被广泛提及,也成为识别艺术家风格的一种手段。

1574年6月29日,瓦萨里去世两天后,这本素描图册被交给了托斯卡纳大公弗朗西斯科一世,据信已包含大约526幅画作。在此之后,这本图册便神秘消失。

近日,“乔治·瓦萨里,素描图册的传奇”在法国卢浮宫举行,展览开篇写道:“然后,《素描图册》就消失了……”

缘何《素描图册》会散落各地?其实在瓦萨里去世后,这本《素描图册》神秘失踪了,这也是卢浮宫展览的开始。“然后《素描图册》就消失了……”展墙上的文字第一条写道,“它没有出现的佛罗伦萨库房中,甚至一度不再被谈论。”然而,到了1630年代,其中部分作品在英格兰重新现世。

17、18世纪伟大的收藏家和鉴赏家都梦想着能目睹和拥有这本“艺术圣经”中的作品。其中最著名的是皮埃尔-让·马里埃特(Pierre-Jean Mariette,1694-1774),他认为瓦萨里的素描图册激发了一种传统,每一件作品附有某种类型的装饰。以表明曾经属于瓦萨里的传奇收藏。

1950年两位学者——阿瑟·波普姆(Arthur Popham)和菲利普·庞西(Philip Pouncey),注意到图纸上的神秘标志,卢浮宫的展览聚焦于半个多世纪前的这一发现所带来的后续。

瓦萨里出生在托斯卡纳阿雷佐的一个普通家庭,早年由表兄卢卡·西诺莱利推荐,师从花窗玻璃画家古格利尔莫·达马西利亚学艺。在16岁时来到佛罗伦萨,加入安德烈亚·德尔·萨尔托和他的学生罗索·菲奥伦蒂诺和蓬托莫的圈子,在那里他受到人文教育。他与米开朗基罗结为朋友,受到他绘画风格的影响。1529年,他访问罗马,学习拉斐尔和文艺复兴全盛期罗马其他艺术家的作品。他终身服务于美第奇家族。

瓦萨里首先是一个画家,他崇拜米开朗琪罗,但追求风格主义,艺术风格芜杂,存世作品甚多。其中最重要的代表作是在佛罗伦萨旧宫(Palazzo Vecchio,市政厅)弗朗切斯科一世房间(Studiolo of Francesco I)的墙壁和天花板上的系列湿壁画。不过他的作品通常构图挤密,气氛紧张,更符合当时人的审美。

除了画家的身份外,他还是一个成功的建筑师。佛罗伦萨乌菲齐宫便由瓦萨里主持设计;他还设计了连接乌菲齐宫与阿诺河对岸的彼提宫(Palazzo Pitti)的通道,如今这条通道被称为“瓦萨里走廊”。

《艺苑名人传》讲述了从13世纪开始至他所生活时代的画家、雕塑家和建筑师的生平,写作涉及之人除了他的朋友米开朗基罗外,其他均已故去。瓦萨里依靠点滴的信息考证、自己的所见所闻以及采访他人梳理线索,完成了这部鸿篇巨制。尽管有部分内容在后世的研究中被证明不太准确,但在没有照片、电话的时代,它传递了惊人的信息量。

当我承担起撰写关于伟大艺术家生平的任务时……我做了一个筛选,分析了“好”“更好”“完美”之间的区别。我仔细列出了画家、雕塑家的技巧、风格、特点。我也尽力揭示不同风格的成因和起源,以及不同时代、不同艺术家的上升或下降曲线。

没有文字能说明瓦萨里为何要收集编纂素描图册,也许是为了说明所列艺术家的不同风格,其中最早的作品是由奇马布埃(Cimabue,1240 -1302)绘制的,最近的来自瓦萨里的同时代。在1550年和1568年版的《艺苑名人传》中,瓦萨里坚持将素描作为依据,让观众感知那个绘画的盛世。他也会提及自己所拥有的艺术家作品,比如,在波提切利的部分, 瓦萨里写道:“波提切利的画作具有独特的卓越性;他死后,越来越多人热衷于收藏他的作品,而我关于波提切利的收藏,也是经过仔细比对和判断完成的。”

瓦萨里也是1563年科西莫一世在佛罗伦萨设立的艺术学院的创始人之一。他们希望以学院来提升艺术家的地位,他的绘画收藏,也成为了艺术学院的教学文本。

瓦萨里也是最早收藏素描的藏家之一,他认为素描是一种值得保存和展览的艺术形式。《素描图册》始于瓦萨里得到的佛罗伦萨雕塑家洛伦佐·吉贝尔蒂(1378-1455)收藏的素描。瓦萨里丰富和拓展了这批收藏,他利用多卷的空白书,将包括契马布埃和米开朗琪罗等艺术家的素描贴进书页。他会在这些真迹的页边勾勒自己的素描。他的素描的灵感来自这些真迹,是向它们的风格致敬。

但瓦萨里去世后,这本《素描图册》便失踪了,直至1630年代,其中部分作品在英格兰重新现世。消失的半个世纪中,发生了什么?

迄今为止,博物馆和收藏家的研究都陷入了僵局。也有研究认为,瓦萨里的《素描图册》最初由佛罗伦萨收藏家尼科洛·加迪(Nicolò Gaddi ,1537-1591) 收藏,又在1638年5月18日,被加迪家族的后人出售,几经离合,如今分散欧洲和美国各地的博物馆中。

多梅尼哥·基尔兰达约,《粉红色背景的老人肖像》,被认为出自瓦萨里的“素描图册”。

此次展览中,卢浮宫和瑞典国立博物馆所藏的162幅和83幅作品被重新打开。其中卢浮宫的藏品主要是1671年路易十四取得了银行家雅巴赫(Jabach)的收藏、1755年的拍卖所购和1793年法国大革命后没收自圣莫里(Saint-Morys)的收藏所得。瑞典国立博物馆的收藏来自皮埃尔·克罗扎特(Pierre Crozat)和卡尔·古斯塔夫·泰森(Carl Gustaf Tessin)的集合。

展览认为其中部分作品可能来自尼科洛·加迪(Nicolò Gaddi ,1537-1591) 对瓦萨里素描图册的模仿。这一猜测来自1950年,英国人阿瑟·波普姆和菲利普·庞西的在大英博物馆保存的图纸上发现。画中凤凰栖息在燃烧的枝头的图像,并认为非常接近于加迪(Gaddi)家族的家徽。

在展览中,如果仔细观察,所谓瓦萨里的“素描图册”有两种排列方式。有些页面排布华丽考究,有些则很简单。由此有学者判断有一些手绘边框出自瓦萨里或他的助手之笔,这些可以对应到《艺苑名人传》中的描述;而有一些来自加迪。但加迪部分收录的素描作品也并不逊色,其中包括有菲利皮诺·利皮(Filippino Lippi) 、安德烈亚·德尔·萨尔托(Andrea del Sarto)和多梅尼科·贝卡夫米 (Domenico Beccafumi)等。

此次展览中多梅尼哥·基尔兰达约(Domenico Ghirlandaio, 1449-1494)《粉红色背景老人肖像》、维罗纳利·贝拉勒达(Liberale da Verona,1445 – 1527/9)《对哺乳妇女的研究》、嘉宝(Raffaellino del Garbo,1479-1527)《基督复活》等作品的展出,让书本上的绘画研究在此跃然眼前,观众还可以思考瓦萨里和加迪收藏的相关性,但学界对于素描册的研究仍在继续。